2020年11月14日,科技智庫「甲子光年」在北京舉行2020「甲子引力」大會。在當日下午舉行的”科技應用”專場上,斯道資本執行董事張矩,杉巖數據CEO陳堅,PingCAP聯合創始人兼CTO黃東旭,天云大數據創始人兼CEO雷濤,Kyligence聯合創始人兼CTO李揚,柏睿數據董事長兼首席科學家劉睿民等嘉賓參與了”數據智能重塑產業價值鏈新秩序”主題圓桌。

 

 

從左至右分別為:張矩、陳堅、黃東旭、雷濤、李揚、劉睿民

 

圓桌討論圍繞對開源軟件和開源生態、數據智能在實踐中的挑戰與障礙展開討論。以下為現場實錄(部分):

 

張矩:中國的數據技術和世界的差距以及我們的位置,在座五位嘉賓很多的公司都已經走出第一步,在國內做得非常出色的情況下已經在海外市場有了很好的拓展,這里面開源作為一種市場突破和信任建立的手段也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大家接觸到很多很多這樣的客戶,尤其是不同行業的客戶,大家從整個數據驅動或者是數據智能這個角度,在實踐中各個企業成熟度,企業客戶的成熟度和在實踐中碰到的最大挑戰或者是障礙是什么?

 

陳堅:這個問題很好,我們是做大數據存儲的公司,我們的產品是為大數據服務,所以我們必須得有大數據,所以我們做的行業都是金融、醫療、教育等等,發現我們的客戶,特別是不斷從我們這里復購的客戶,他們在數字化轉型里面已經走在非常前面了,甚至是大型央企和國企都走的非常前,很多電力行業客戶從2016年就開始使用我們的產品,到后來整個IT系統信息化用的都是分布存儲。現在他們開始介入到AI領域,比如說都用無人機做高壓線巡檢,用高壓線巡檢就代替人工巡檢,這種情況下可以拍攝大量的視頻和圖片存在存儲上面,用AI的機器學習來訓練,來為檢測服務提升效率,這是看到電力行業。同時在金融行業看到更多基于海量數據,像銀行、保險、證券,他們的影像數據是非核心業務,只是拿來做備份和歸檔,但是隨著數字化轉型,我們去銀行辦業務都是拍照片,這些數據叫影像數據,影像數據會和公安數據等等這些做比對和校驗。另外,如銀行開戶,開戶是銀行核心業務系統,大數據已經成為行業客戶里面的核心交易里面不可或缺的環節,所以他們對數據庫系統、存儲系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們現在在金融行業在大面積替換以前用的國外一些很老舊的影像存儲平臺,這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因為時間關系不講太多的案例,就像李總在前面講的,我們真的是走在全世界大數據應用前列,因為我們的數據真的是非常非常多,而且我們基于互聯網場景在想著怎么使用,怎么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方便,效率更加高,這個趨勢讓我們做存儲的公司也越來越有自信,因為無論怎么做這些數據都是要存的,都會找到我們。

 

雷濤:您剛才提到數據成為新的要素,看一下誰是生產者誰是消費者。行業里面碰到的問題,生產者變化了,消費者也變化的,早期是IT應用信息化系統,以流程為驅動,數據作為副產品被自然排放出來。今天,我們面向移動互聯網,數據消費者發生很大的遷移和變化。現在分析全要事物化,營業廳做理財或者結算,需要龐大的數據庫做支撐,這就開始向底層提了要求,但同時他們也在生成龐大的數據,還需要數據毫秒級響應,這是困難也是機遇,因為消費者發生變化了。

 

第二個是數據的消費方式變化了,從報表到算法。以前數據消費方式就是報表,管理駕駛艙,數據儀表盤,做數據可視化,這些做報表的形態是面向人做決策。像剛才陳總提到了,電力里的應用場景有大量的圖片要跑視覺計算,這個時候底層數據服務結構能不能支撐,還僅僅是文件存儲嗎,用一個文件系統或者是對象存儲根本沒有辦法支撐數據對算法的消費。科研實驗室可以是卷積神經網絡在離線存儲上訓練,但生產工程環境不再允許海量圖片數據在網絡上傳來傳去。數據服務如何支撐圖像特征計算的高維索引,數據消費方式都是算法并行化。金融工程中很多實時算法都需要在數據庫庫內做,算法消費方式決定了數據庫的變革。邏輯計劃不止面向SQL, 還要面向Graph(Vector ),面向Machine Learning(機器學習)。NewSQL數據庫集群服務打通了物理資源,可以擴展到萬億記錄規模,HTAP打通了交易和分析不同IO的數據負載,下一代AI-Native數據庫將打通不同SQL/ML不同邏輯計劃,構建面向全面數據智能的數據基礎底座。

 

 

黃東旭:這里面說困難,最大的困難,說一點抽象的,各個層級的人數字化轉型認知不一樣,比如說CEO或者是一個企業要做數據化轉型,這個CEO腦子里想快速賺錢或者是創新,可能落到IT經理人或者是IT技術骨干,就想各種數據用什么數據庫,應該買多少臺服務器,到業務人員就想這個東西怎么來完成老板的指標,每一個人對于數據化轉型這件事情缺乏一個貫穿始終的抓手。

 

剛才李老師講的很好,其中一個抓手就是用戶體驗,現在大家太過于關注到底用什么技術用什么產品解決什么特別具體的問題,但是很少有做基礎軟件或者是做底層技術的跑到上面跟人家說,你應該更了解行業,怎么讓業務更貼近消費者變得更好用。說個特別簡單的,現在大家都在搞各位創新或者是新基建,各種行業的APP,能不能做到今日頭條、互聯網,今天這個體驗不好,明天就修改完了,像這種迭代速度其實是一個驅動力。帶著這個出發點看基礎設施的時候,這時候用到各種新的技術,類似于像我們這樣的東西,確實能夠幫到這些企業加快迭代速度。

 

李揚:數據化轉型的困難,其實技術和管理角度都有困難,技術比較好理解,舉例子,以一個大銀行為例,隨著數據量的指數上升,我要數據賦能,今天可能只有十個數據分析師,而明天希望賦能全國所有營業廳業務經理都能使用數據,意味著分析師人數有百倍上升。這個對底層分析型的數據庫是不是能夠支撐住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這也是我們擅長的地方,我們做這個做得比較好。

 

但是我不多聊這個,因為技術比較好查到,我覺得更容易忽視的反而是管理層面的難點。讓我聯想起更早之前有一個電子化轉型,這是在數字化轉型之前,那個時候是IT系統剛剛出現,企業從手工管理轉型到電子化管理的時候。那個時候很明顯第一個難點是在于整個企業管理層是不是有這個意識去做這件事情,你的企業管理機制能不能被電子化,那個時候有business process reengineering概念,其實就是說這個企業從管理角度還不ready,你得把管理捋順才能做電子化。比如說倉儲系統,之前可能進庫存出庫存的時候,有些辦事員可以做一些小動作,偷拿一點東西,紙面上看不出來,但是一旦電子化之后,這些比較灰色的利益就藏不住了,影響了一線人員的利益,這就是管理先要解決的問題。

 

今天做數字化轉型也是一樣的,在大的企業里面,每個部門獨立都有電子化進程,常常有人說數據孤島就是指這個,可能有的部門是五年前做的電子化,有的部門是三年前做的電子化,技術都不一樣,存儲、分析、BI技術都不一樣,要在企業層面把這些數據打通,創造出統一的數字指標分析能力,這個是需要從整個企業層面來執行的。而且每一個部門都沒有動力去做這件事情,因為對部門是沒有好處的。從整個公司戰略來說,這又是一個長期投入,所以要從管理層自上而下有一個超前的意識,有一份勇氣和決心,還要有錢可以投,這是從管理層面更大的挑戰,它可能遠遠早于技術挑戰之前要克服的一個問題。

 

劉睿民:因為我們這兩年接觸的案例比較多,困難是很多的,其實對做技術的人來說困難才是動力,某種程度上困難才是促進產品升級換代最大的動力。為什么呢?舉一些非常簡單的場景,比如說我們在運營商里面,大概是今年年初,運營商能不能給我實時的,我內存里面的數據大概一百個表左右,可能有8個TB五的數據能夠給我做隨機查詢嗎?第一反應是做不了,當時我們的技術只能支持到兩個TB,今天已經到了四個TB,這個本身就是一種動力。因為有客戶需求,同時包括我們碰到的一些,像港口,港口里面大量的無人碼頭,現在大量出現無人碼頭,出現的傳感器數據量非常高,刷新頻次比以前也高,這些對于流處理和流數據庫要求進一步提高。包括我們在運營商里面也替換掉redis,原來在4G情況下,像這種redis緩沖型的數據庫在處理一些數據清洗的時候,速率當時還能跟得上,但是進入到5G以后,大量的數據從基站往下刷的情況下,包括智能工廠碰到的鋼鐵廠、煤礦甚至是無人的礦場都碰到這樣的問題,大量的數據刷下來以后,我們不說傳統的,其實redis也不傳統,它就是扛不住。

 

說老實話,困難很大,但是這是真正能夠促進產品進一步往前發展的。你剛才說這是最好的時代,我們的場景特別的豐富,而且有這種企業級的大的企業大B,能夠給我們提供這種場景,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機遇。

 

張矩:這可能是非常難得的,在世界范圍內非常難得的一個環境,技術的演進迅速發生技術的演進,因為時間的原因,剛才問了大家兩個問題,本來準備了六個問題。用一句話說一下,在這個行業里面,未來的三到五年,您作為行業領軍人物,最希望看到的發生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陳堅:我希望看到的事情是5G、IOT能盡快落地,這樣數據量會產生越來越多,對存儲的需求越來越大。

 

張矩:生意會越來越好。

 

黃東旭:我希望看到云化更加深入各個行業,不管是傳統公司也好或者是互聯網公司也好,IT基礎設施徹底云化,大家再也不要擔心軟件、硬件、運維什么的,一切都變成服務化的東西,不管從成本的角度也好還是業務迭代速度的角度也好,云都是極其重要的一環。

 

張矩:這是終極目標。

 

雷濤:這個大會的主題是大道不孤。大道不孤,德必有鄰。孔子講如何修身; 大道不孤,大愛無疆。大道不孤,對于落地人工智能的創新賦能者,需要理解和把握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的科技進步脈搏,與時代共進。

 

 

張矩:高屋建瓴。

 

李揚:我希望中國為代表的技術力量能夠站在世界更高的位置上面去,像今天說到技術都是覺得中國是一個進口方,希望在幾年以后中國是一個出口方。

 

張矩:在座五位已經非常堅實的邁出第一步。

 

劉睿民:我覺得是這樣的,憑借中國豐富的場景包括客戶是非常嚴格的要求,我個人覺得是一個非常好的環境,對于我們做基礎軟件的這些從業者來說,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試驗廠,能夠把我們的場景提煉最終促進產品的提煉,絕對可以在比較短的時間內,我個人覺得可以跟硅谷同行PK一下,我覺得還是蠻有信心的。

 

張矩:已經開始了。因為時間原因,非常感謝嘉賓的參與和回答。

 

河北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互联网彩票即将重启 (^ω^)MG逐鹿三国app (^ω^)MG大明帝国登陆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马上开 (^ω^)MG太阳征程送彩金 今天中原风采22选5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1 体育彩票20选5玩法 福彩p62今天开奖结果 (^ω^)MG宝石之轮客户端下载 (*^▽^*)MG浮冰流怎么玩 快乐双彩走势图大 (*^▽^*)MG舞龙_稳赢版 (*^▽^*)MG淑女派对app (^ω^)MG大明帝国闯关 北京快三开奖数据